新闻中心

从清末立宪看美国总统大选

2020-10-23

要说“玩混搭”这事,我也是一只奇葩。

不多说了,先看两个故事,再聊聊他们之间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教科书这么说清末立宪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七月,清政府为了挽救危局,不得不接受了资产阶级改良派“立宪”的口号,挂起“预备立宪”的招牌。派出五位大臣分赴欧美日本等东西洋各国考察宪政。

 

(中间省去革命党行刺部分,想了解的可以去百度)

 

 

最终得以成行的五位大臣兵分两路:镇国公爱新觉罗·载泽、山东布政使尚其亨、顺天府丞李盛铎前往日本、英国、法国、比利时;

 

户部侍郎戴鸿慈、湖南巡抚端方前往美国、德国、奥匈、俄国、意大利。

 

其间参观议院、行政机关、学校、监狱、工厂、农场、银行、商会、邮局乃至博物馆、戏院、浴池、教会、动植物园等,拜会政治家、学者听讲宪政原理,调查各项政治制度,搜集各类图书和参考资料等。

 

回来以后慈禧太后于1906年9月1日颁布预备仿行宪政的谕旨,各地纷纷建立立宪团体,海外的立宪派也积极响应。

 

(懒得转述了)反正后来又是因为“预备立宪期9年”被认为是故意拖延;又是因为首届内阁阁员十三人,满族占九人,其中皇族又占七人,被认为根本不想分权;辛亥革命等等原因导致了腐朽的清王朝最终覆灭。

 

甚至连外国人都认为大清的行为“太迟了”,1901年作为美国长老会的牧师阿瑟.贾德森.布朗就这么评价:

孤立于世终将被全面交往所取代,我们的保守政策也应由进步政策所替代。我国的财政、内政、教育、工业、交通、司法、国防、从属国事务、国际事务和其他事务都须改革,所有领域都不应落下。

这项政策的确“来得太迟”,因为腐朽的满族勋贵小圈子所实施的政策已没有人再相信。腐败、反动和低效的统治阶层已不能满足中国新精神的需要。这个集团除了个别人以外,已经承认了任何事情都是被迫行之,要不是出于恐惧,他们一步都不想动。

 

同一件事情,另一种表述

 

1,皇族内阁

 

 

1900年德国公使科林德被乱民打死,引得八国联军来华。签完辛丑条约之后,人家要求派一个皇族代表到德国去道歉。德国人特地要求派一个亲王,载沣又是光绪皇帝的亲弟弟,又承袭了他爹的醇亲王爵位,所以这位小醇王就去了。

 

德皇威廉二世和小醇王载沣进行了好几次交流,德国皇帝都传授一个心法:搞宪政还是搞民主都没关系,关键军队得抓在皇室的手里。(这个道理不需要再说了吧)

 

载沣回国先把袁世凯开除,自己担任大元帅;任命他的六弟载洵为海军部大臣;七弟载涛为陆军部大臣。所以就有了“皇族内阁”。

 

2,咨议局

 

 

截止到1910年,除了新疆以外,剩下所有的省份都设立了谘议局“咨议局”(模仿西方立宪制国家地方议会的咨议局开始在各省筹设,议论本省应兴应革的事件,预算、决算、税法、公债,及省政义务等。)这是立宪的一个必要步骤。

 

议会制传统成员自古罗马时代的元老院到英格兰王国、法兰西王国议会成员都是贵族,些人有起码的责任感。

 

然而大清地方谘议局的议员,是传统的政治结构当中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身份:近代化的职业政治家。他们唯一的权利就是隔空做出各种各样的政治表达。

 

当时在大清的西方观察家表示:他们(谘议局议员)体现了几千年来绅士阶层良好的儒家修养和品格,他们不比外国的那些议员的品格修养要差,脑子也不比欧洲人笨。

 

当整个传统中国几千年的成熟政治体系当中突然出现了一堆职业的,做政治表达的政客时,从行政体系到思维方式根本就没有相应的经验。说白了就是没人会玩。

 

这帮人就是一个激进的群众运动的代表者,他们的唯一政治诉求,就是更快、更激进、更强烈的政治诉求。

 

就像今天美国民主党有很多议员整天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到处奔走宣传,说白了就是“刷存在感”。

 

如同法国社会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他的名著《乌合之众》中阐述的一样:在群众运动当中没有理性可言,谁的声量更大,谁的主张更激进,谁就获得更高的关注度和更高的声望……

 

……民众他没有理性的,他只有感情的思考,他完全不能做理论上的推导,他只能接受一堆拼凑起来的概念。所以一个煽动者、一个演说者,他只要表达感情就可以了,然后给民众拼凑一堆概念,很快就能煽动民众,这是一个特点。

 

在谘议局议员的“职业道德”加持下,各省一片大乱。

 

拿当时的西南穷省广西为例,1907年6月朝廷实授张鸣歧广西巡抚。张鸣歧一到任就在全省推行新政。

 

到1910年先后开办了农林试验场、农业学堂、优级师范、政法讲习所,设立了电报所、审判厅、检察厅,续办了富贺煤矿,筹建了桂全铁路,还设立广西咨议局。一时搞得热热闹闹朝野注目,也算一代明臣。

 

然而广西有个最大的问题,种植鸦片。其实这也不算大事,自1840年中英贸易战争之后,应林则徐提倡,国内财政弱省开始自行种植鸦片。

 

贵州、广西种植鸦片之处约占全省三分之二;安徽全省五分之一的土地种植鸦片。陕西一个县能超过2000亩的鸦片种植面积。

 

议员要求本省督抚禁绝鸦片,这个提议无可厚非。但是一下子禁绝的结果一定是财政收入瞬间减少,因此广西巡抚张鸣歧向广西咨议局申请五个月的宽限期,以便“开新源”。

 

广西咨议局直接全体辞职以示抗议。

 

另外,时任两江总督张人骏也因为小事开罪咨议局。

 

(他是张爱玲爷爷张佩纶的堂侄,她父亲的堂兄,所以她叫他“二大爷”)

 

在任期间张人骏与日本驻粤领事交涉,收回东沙群岛。并于宣统元年(1909年)四月,帅派水师提督、副将等170余人,分乘“伏波”、“琛航”等军舰前往西沙群岛。

 

查明岛屿15座随即命名勒石,并在永兴岛升旗鸣炮,公告中外重申南海诸岛为中国神圣领土。因此南海诸岛中有一块岛礁被命名为“人骏滩”,以做纪念。

 

这老爷子的业绩算是民族英雄了吧。

 

但是由于他反对咨议局对他承报的预算大幅删减,导致议员们全体辞职,理由是:两江总督抵抗谘议局决议。

 

 

3,议员

 

△左载沣 右溥仪

 

 

 

按照当时《咨议局章程》规定:各省总督、巡抚对咨议局之议案有裁夺施行之权,对咨议局有监督、勒令停会和奏请解散之权。

 

理论上督抚职权大于咨议局,但是在当时全国群情激昂的高喊立宪的大背景下,议员全体辞职也会对督抚造成舆论压力。

 

封疆大吏的舆论压力暂且不提,辞了职的议员干啥去了?回家抱孩子?才不是,享受过权利的人怎能终老林泉?虽说不是什么真权利,能对二、三品大员拍桌子也算是“暗爽权”吧。

 

这些议员辞职后基本只干一件事:向摄政王强烈要求“提前立宪”。

 

以当时天津议局代表孙洪伊为首的55人在1910年进京通过督察院上书摄政王载沣要求将慈禧太后生前定下的“九年预备立宪期”缩短为“三年”。

 

在被朝廷驳回后,孙洪伊授意那五十几人通知所在省签署联名信。三个月不到的时间,一封由五十五万人联署的请愿信送抵京师,并且绕过督察院直接送到摄政王府。载沣派军机大臣与孙洪伊等人谈判,这哪有谈得拢的。

 

载沣一看,这次五十五万,下次别再来个五百五十万!一咬牙一跺脚,算了吧听你们的,三年就三年。

 

(中间复杂的过程限于篇幅已省略)

 

载沣觉得事情解决了,所以下令:学校放假三天,所有的商号门口挂上黄龙旗庆祝。甚至是北京的戏园子都减价三天,大庆祝,他觉得我们终于获得了一个共同的起点。

 

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没人买账。

 

各省议员一看三年这个目标达成了!?既然这么好说话,那我们就再迈一步!“明年立宪”!

 

然后越来越乱。

 

 

反思

 

 

四亿五千万人口的大清已经离咱远去了,不过可以做个思想实验。

 

比如有个工厂,四万五千员工(比富士康小多了)。老设备生产的老产品已经没有销路了,除非整体改革否则工厂就要倒闭。(老国有企业改革之前好像就那样吧)

 

工人代表强烈要求,厂领导层也同意。然而开全厂大会时领导说:全面改革时间定为一年。然后职工代表就炸锅了!一年等不了!半年必须改革!

 

从厂领导立场来讲,市场调研、新产品分析、找技术人员、买新设备、清理厂房、卖掉旧设备、从上至下的人员培训、试运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年时间很是宽裕,半年时间虽然有点紧,加加班也有可能,就同意了。

 

同意了?下个月必须改革!……

 

这一百多年过去了,用今天的见识再去平心静气地看这张皇族内阁的名单,里面虽然有皇族,有满族人,可都是清一色的改革派,没有一个保守派和顽固派。

 

摄政王让自己的皇族当中的改革派成熟官员聚集在这个内阁当中,来推进立宪改革,有错吗?难道让一群只有激情和理想,没有经验的人接手?就像刚才举的工厂那个例子,厂长难道应该让职工代表接手工厂?

 

 

拜登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和种族主义者特朗普不一样,同为白人的拜登可没少讨好黑人。在拜登的演讲中,他突然提到了爱迪生,他称:

 

人人都知道是爱迪生发明了电灯,就连历史书上都这么记载,难道只是因为爱迪生是白人吗?为什么美国的历史书上不记载真正的历史?

 

真正的发明者应该是爱迪生身边的黑人同事,他才是真正的功臣。据记载,当初爱迪生发明的电灯使用的灯丝是不耐用的纸丝,是他的同事发明了更加耐用的碳丝。

 

故事据拜登说是这样的:美国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被认为是在1879年为第一个商业上成功的白炽灯泡申请了专利,他使用的是一种很快就会烧掉的纸丝。

 

据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份资料显示,三年后,作为爱迪生研究人员之一的黑人发明家刘易斯▪霍华德▪拉蒂默为使用碳丝的灯泡申请了专利,这种灯泡更加耐用。

 

另外这个黑人发明家拉蒂默还拥有一个1881年的电灯专利,这是在他与爱迪生联手开始“改进爱迪生的发明”的四年前,《格里斯特》杂志在2015年对拉蒂默的简介中报道,他最早是发明家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电话”技术专利持有者)的助手。

 

后来某次在谈到执法时,拜登说:虽然相当一部分警察是正直的人,但每个组织中都有“很多坏人”。然后突然切断自己的话题,介绍自己的妻子。

 

拜登此言看似是为了这位黑人发声,就因为这位同事是一个黑人所以他的贡献不被承认。

 

后来拜登或者许是认为已经拿下了黑人的支持,在一次采访中他居然说不给他投票的就不能算是黑人。不用想也知道听到这番话的黑人们有多么愤怒了,他们觉得一片真心受到了欺骗拜登只是为了选票才故意接近他们。

 

 

结语

 

文章到这就结束了,看完摄政王载沣的一连串操作,你觉得拜登的做法有区别吗?也许特朗普不是最好的,但他至少不是最差的。

上一篇

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移动端设计、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

下一篇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您所在位置: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