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世界首席的接力棒没有那么好拿

2020-10-21

这次标题还真不是标题党。先说一句,今天的文章会比较枯燥,讨论的是“全球格局架构产生的原因”。用人话说就是:为什么世界是今天这样,以后会是什么样。我尽量生动点。

 

 

自从咱们和漂亮国发生贸易不愉快以来,就不断有朋友吐槽他们遇到的问题:有的说自己的高科技公司上了人家的“实体清单”遭到制裁;

 

有的是原计划到美国上市的公司,上半年就开始纠结是不是要改到国内上市;

 

还有为人父母,对于孩子未来教育、择业就业和资产配置等问题举棋不定。

 

所以你看国际上发生的事不再是什么“神仙打架”,只能做咱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其实它是我们正在面对的新现实,也是我们正在参与创造的新秩序。

 

知道生病了,就要知道这个病是怎么来的,只有知道病因才能达到治病和预防的目的。

 

 

追赶

 

郭德纲曾经说过个段子:马拉松长跑,我跑了4个小时,你跑了15天……

 

强烈的反差引发了喜剧效果对不对,可以想象相声中那对主角CP (你、我)在现实中关系应该不错,至少不是什么仇人。毕竟差距太远,远到第一名不会嘲笑第二名,第二名不会妒忌第一名。

 

1980年中国GDP只有美国的6%,那时是两家兄弟最亲密的时候。2014年之后中国GDP超过美国的50%。按照中国年增长3.7%的速度来推算,2030年追上美国。(就剩十年呦)

 

 

第二名离自己越来越近,第一名能不紧张吗。如果裁判没看见第一名一定会使点阴招,比如伸腿绊他一下什么的,更别说这条赛道没有裁判。

 

全球这条赛道上的竞争主要集中在:制造业、经济总量、科技、金融、军事、全球治理这六个领域依次展开。这种“地球级”的指挥棒交接历史上只出现过一次,就是美国对英国主导地位的超越。

 

1865年,英国经济学家、边际效用学派的创始人之一威廉姆·杰文斯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澳大利亚是我们的牧场,南非和澳大利亚是我们的金矿,印度和中国是我们的茶叶种植园,美国南部是我们的棉花种植园”。

 

听这口气,一派地球就是我们家后院的气势。他们肯定是忘了圣人的一句话:你继续狂,小心有人削你。

 

 

首次被超越

 

大清德宗光绪二十年,(1894年,也就是甲午战争那年)美国的经济总量暗搓搓地超过了英国;仅仅六年之后的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也就是八国联军那年)制造业也在超过英国。里子算是世界第一了,还缺个面子。

 

又攒了十四年家底,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了。美国人蹲在旁边看局势发展,1917年时抱着“协约国,老子来入伙咯”的心态派了100万小伙子直奔欧洲。临走时还给远征军一颗定心丸:你们100万人先走,后面还有100万,放心。

 

 

疲惫不堪的欧洲协约国听到百万援军就要到了!那个开心一秒钟呦,美军到了欧洲第一件事就是找法国人要装备。被德国打得鼻青脸肿的法国一脸懵那个啥!

 

法国著名的“老虎总理”乔治·克里孟梭听到100万美军要装备的消息,估计一定会紧紧拉着美国远征军司令约翰·约瑟夫·潘兴双手激动地说:八嘎,你们是TMD来捣乱的系吧!

 

到战场上军事素养不用多说了,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才算把面子找回来。

 

但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能看出来,英国各项指标都已经比不上美国了。二战之后英国元气大伤,而美国在战后对英国实现了科技水平、金融与全球治理的全面反超,成为了新的主导国家。

 

 

三次试图挑战

 

第一次试图挑战英国位置的是德国。事实上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制造业在一战前就超过了英国。而且德国的经济总量、科技、军事实力,也都在二战之前超过了英国。

 

 

所以,德国就发起二战了,目的是什么呢,就在欧洲乃至全世界取代英国的地位。但是别忘了,在金融与全球治理这两个领域一直到二战之前都是由英国来主导的,德国一直没能突破,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德国在二战中一败涂地,整个国家都被肢解了,它对英国霸主地位的挑战,也成了泡影。

 

第二次是日本对美国的挑战。英国那一段还能写点什么,日本挑战美国!一言以蔽之:吃了不消化的东西。

 

我要是想欺负个小学生什么的肯定是毫不犹豫出手,要是让我跟拉布拉多过招,肯定要掂量掂量。

 

日本直接是蜣螂进攻霸王龙,以至于从战场到贸易争端都没捡到便宜,直到现在还陷在经济增长低迷的困境里出不来。

 

第三次是苏联挑战美国。那次挑战好有一比:我邻居名下房地产公司有三个,我月薪2500。他买辆劳斯莱斯什么影,我就算借高利贷也要买一辆和他PK。

 

 

本次最接近成功,因为被疏忽

 

2010年,中国制造业的产值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2014年咱们的GDP也已经超过美国的50%。

 

 

更重要的是中国自那时起开始从一个“加工大国”逐渐向“制造大国” 转变,就是说从“中国制造”逐渐升级到“中国创造”。(“中国制造”时期,咱们只能赚点少得可怜的加工费。“中国创造”就可以把研发设计的成本留在自己口袋里)

 

2015年中国的科技研发投入已经超过欧盟地区,在全世界排名第二,正式从“世界工厂”变成了“世界市场”。

 

更是在2019年完成“制造业全产业链”搭建,并且将低技术附加值部分以“溢出”的方式迁移到东南亚地区,彻底使东亚地区成为“东亚地中海”。

 

注:“溢出”理论来自于外交学院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教授、青年学者施展教授。

 

       “东亚地中海”理论来自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弗朗索瓦·吉普鲁教授

 

 

本节标题说到“被疏忽了”主要有这么三个原因:

 

首先,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属于“经济小国”,和美国的经济实力相差太大,我们当时选择的最优策略就是韬光养晦,埋头发展,双方自然没有什么好争的;

 

其次,中美处于不同的发展水平,我国的劳动力成本低,缺资本,缺技术。而美国劳动力成本高,技术先进,资本丰富,所以呢,两国的产业结构高度互补。

 

(这就是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主要代表人物大卫·李嘉图所提出,对后世具有深远影响的“比较优势原则”)

 

最后,使咱们被忽略的原因是所谓的“第三国效应”。当时国际上还有其他大国在牵扯美国的注意力。比如1992年之前是苏联,苏联倒了之后有日本,再加上9·11之后美国在军事、安全上主要在反恐,忙的人家没有多余精力留一只眼盯着中国。

 

因此,从1979年到2014年两国关系是相对平稳正常的。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自从2014年之后,中国的GDP超过美国的50%,咱们毫无疑问已经是大国了,然后自然不能停步的进入了大国竞争阶段。

 

从2014年到2030年,在这个阶段,中国主要是追赶。从GDP超过美国的1/2,一直到追平美国;如果按我们中国每年的平均增长率比美国高3.7%,这个速度来计算的话,预计我国能在2030年追上美国。

 

那么从2030年以后,中国的GDP超过美国了,那两国关系就进入了下一阶段的大国竞争。

 

预计从2030年一直到2060年,中国的GDP最终大约能达到美国的两倍,那时候两国的关系将继续趋于稳定。(说白了,对方认命了)

 

请各位放宽心,未来的10-20年两国关系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各种形式的摩擦将使百年之后学国际关系和国际贸易的学生痛苦不堪。

 

 

哪来的矛盾?

 

曾几何时咱们胡子眉毛一把抓的统称美、英、德、俄、日为“西方列强”。(日本属于西方国家。不理解的同学请从“福泽谕吉”的“脱亚入欧”开始学习。)

有没有想过既然他们是一伙的为什么只有美国接续英国是和平交棒,其他国家只要想摸一把就会被揍得满地找牙?

 

有见识的朋友自然会说“英美本就是一伙的”。

 

说对了一半。

 

英国学者丹尼尔·汉南在他的名著《自由的基因》里提出了一个概念“盎格鲁圈”(Anglosphere)。

 

盎格鲁大家都知道就是英国人的血缘,盎格鲁-萨克逊人嘛。那在历史上英国人移民海外,形成的几个国家,而且现在都是发达的工业国,汉南就称之为叫盎格鲁圈。

 

具体地讲就是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五个国家不仅在主流语言上是共享英语,而且共享一系列的底层价值观,比如说个人自由、个人财产保护、法制、宪政、有限政府,等等等等。

 

然后就有意思了,为什么盎格鲁圈里交接世界老大就没事?绝不是“一家子”那么简单,咱身边都遇到过谁们家老人去世,分割家产都能弟兄反目,何况世界领袖呢。

 

举个非常明显的例子,都知道爱迪生和特斯拉的矛盾吧,矛盾核心是什么?爱迪生嫉贤妒能?哪有那么简单。

 

爱迪生作为电学大佬当然知道特斯拉发明的交流电优点多多:容易变压,可以长距离传输而损耗比直流电少得多。

 

 

但是爱迪生的直流电当时一直是美国的标准配置,名声放一边,爱迪生为此投入的金钱已经算不得“沉默成本”了,他在直流电领域已经是“无限责任公司”了。一但改成交流电,以前所有关于电的建设全部需要拆除,那成本足以要他老命。

 

明白了吗,作为前世界领袖的英国只有把接力棒交给“盎格鲁圈国家”,才不用担负巨大的转型成本。

 

就像很多人觉得华为的“鸿蒙系统”可以替代“安卓”,那样全世界软件行业需要担负巨量的转型成本。这是一个意思。

 

所以说本文标题“世界首席的接力棒没有那么好拿”不是耸人听闻。

 

上一篇

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移动端设计、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

下一篇

新闻中心 / NEWS CENTER

 您所在位置:

浏览量:0
收藏